THE OLD WORLD IS IN DECOMPOSITION, TENSION THE FORCES TO ACHIEVE THE NEW! – Chinese translation

Download PDFPrint document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旧世界分崩离析加强力量破旧立新

我们正生活在历史性的时刻,我们每个人都知道这是事实,让我们不要自欺欺人了。在这些时刻,我们必须加强一切力量,直面困难,继续推进我们的任务。我们必须夺取目标!夺取成功!夺取胜利!这就是我们要做的。”

——贡萨罗主席1992年演讲

在我们正在经历的“历史性时刻”里,帝国主义世界体系的危机日益深重。今天的危机超过了历年来的危机,它更加明确、更加强烈地表明,全世界无产者同一切的共产主义者和革命力量,正处在新形势下,正面临着新时期。帝国主义的崩溃和腐朽是不言而喻的。正如帝国主义的崩溃和腐朽是历史的必要和必然一样,人民群众在无产阶级及其共产党的领导下进行的反抗、斗争和革命也是历史的必要和必然。我们必须认识到这一点,因为,毛泽东主席强调道: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他就不倒。无论帝国主义的崩溃过程如何发展,无论帝国主义的危机发展得多么深重:只有通过无产阶级革命,只有通过打碎旧的国家机器,只有通过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建立无产阶级及其政党领导的联合专政和无产阶级专政,才能把帝国主义从地球上扫除!

具体而言,世界各国的共产主义者都面临着不同的任务,这些任务是由各国革命的具体情况决定的。但是,为了干革命,——也是为了组建或重建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帝国主义强盗、刽子手和战争贩子的无产阶级政党,——共产主义者有着共同的、普遍的任务,他们必须坚持无产阶级世界革命、国际无产阶级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方向,为之服务,承担起这些任务。我们申明,共产党对于无产阶级领导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和文化革命是必不可少的。我们必须弄清这一点,这是胜利的保证。2022年的五一,国际无产阶级斗争日,在这样一个动荡的时期到来,此时此刻,我们要表达自己对于各国共产主义者已然明白这些任务,毫不犹豫地采取行动,坚定不移地把握各自任务的确信和乐观。我们向全世界共产主义者,向他们的斗争,向他们带来和争取的领导致敬,一如我们要在五一之际纪念世界无产阶级大军的英雄儿女一样。为了永放金光的共产主义的伟大目标,英雄们赴汤蹈火,流血牺牲;为了实现永放金光的共产主义,我们团结,我们战斗。

就连伟大的弗里德里希·恩格斯也毫不怀疑五一为共产党人所必需的国际无产阶级斗争日的特质,明确称之为无产阶级的“战斗力量……旗帜下动员成为军队以求达到一个最近的目的”检阅。只有共产党人能够给群众带来更广阔的视野,只有共产党人有组织的、有计划的领导,才能把群众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巨大力量引向反对帝国主义。是群众创造历史,正如毛主席所言,共产党人必须永远是“无产阶级先进分子

2022年的这个五一,是自秘鲁反动派在美帝国主义的指挥下,在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的积极效劳下,实施了刺杀贡萨罗主席的险恶计划以来的国际无产阶级的第一个斗争日。这一可耻行径引起了全世界的愤慨,共产主义者在这场暗杀到来之际,在群众的集会、运动、宣言和行动中表达了他们的愤慨、厌恶和正当的阶级仇恨。在这里,我们重申为贡萨罗主席所证明的马克思列宁毛主义的万能真理——人民战争无敌于天下。正是2022年的这个五一向我们表明,无产阶级大军的队伍在过去一年里壮大了起来,继续组织了起来,尽管情况往往错综复杂,共产主义者也能够在他们发动人民战争或将武装斗争转变为人民战争的地方取得进展,他们为党的重建而斗争,同群众更加团结在一起,有力地把重建共产党的需要带给群众。

帝国主义的危机,帝国主义的崩溃和腐朽,最清楚地反映在美帝国主义日益深陷的问题中。尽管如此,美帝国主义仍然是世界范围内唯一的霸权主义帝国主义超级大国。自命不凡的美帝国主义把世界划分为六个美国司令部,妄图把霸权强加给全世界,美帝国主义不但是在被压迫国家,甚至是在欧洲,而且是在已成为北约部队一分子的诸多帝国主义国家以及日本维持或部署其军事力量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美帝国主义目中无人地利用自己的金融和货币霸权实施经济制裁,这不但影响了那些它直接针对的人,而且影响了它自己的“伙伴”或“盟友”,美帝国主义又这样那样违反其承诺,这些都表明,美帝国主义没有朋友,只有敌人。

美帝国主义的霸权显然内外交困,正在丧失影响力,美帝国主义同全世界被压迫民族被压迫人民、同本国无产阶级和人民群众、同其帝国主义竞争者之间的矛盾越来越严重。美帝国主义充当了自命的反革命世界宪兵的角色,仍然是全世界人民的主要敌人。从群众的思想感情看,帝国主义,当然,尤其是美帝国主义是极其不可信的,不仅如此,帝国主义世界体系也是极其不可信的。同时,那些小资产阶级思想理论曾在其中引起巨大反响的群众阶层正在陷入混乱。这也是帝国主义危机的一个标志,帝国主义正在陷入全面的意识形态危机,其中的一部分就是改良主义和修正主义的危机。共产主义者必须清楚地看到这一点,因为机会主义妄图给自己戴上“新”的面具,以“新”的方式迎合群众。但是,共产主义者要利用帝国主义的意识形态危机,明白如何在危机中争取领导权,通过坚持、捍卫和运用马克思列宁毛主义,反对帝国主义的反革命总攻势,在无产阶级及其共产党的领导下建立广泛的群众阵线,使得这些小资产阶级阶层群众脱离反动派的影响,成为无产阶级的同盟军。修正主义跟着帝国主义的指挥棒团团打转,他们发起支持俄帝国主义和中国社会帝国主义的运动以迷惑无产阶级,但是就和他们的资产阶级意识形态一样,他们的话语软弱无力,当无产阶级运用马克思列宁毛主义之时,这种意识形态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面对反反复复的生产过剩危机、群众日益贫困化和资本积累不断增长,资本正在疯狂地寻找新的投资机会,以继续其生产剥削,其中就包括所谓“绿色”、“可再生”能源,资本还把更大的成本转嫁到群众头上,同时,它正在加重对雇佣劳动者的剥削,通过资本输出、债务、通货膨胀和削减对广大群众的公共服务来攫取更多的绝对和相对剩余价值,掠夺人民,并为金融资本大垄断企业增加各种补贴,增建基础设施。但是,我们看到了智利由公共交通涨价引发的造反斗争,看到了哥伦比亚反对“税制改革”的群众起义,看到了法国黄背心的抗议活动,而黄背心们发现了燃料价格上涨的重要原因,并且,当前,帝国主义者正面临着群众对转嫁危机负担的正当回应。同时,世界正在为一浪接一浪的群众斗争所席卷,这些斗争围绕着物价普遍上涨和医疗保健问题开展,要求为群众提供全面健康保障,反对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在“抗疫”的幌子下妄图强加的反民主措施。在这场国际人民斗争浪潮中,反击反动化倾向的反抗一波又一波,而反动化,根据具体情况,可以是行政部门的绝对中央集权、总统专制、法西斯主义亦或军事化。

毋庸置疑:资产阶级不能再像过去那样简单继续存在下去了,人民群众直面一切重大关切并经常取得反对反动派的胜利!群众斗争的杰出榜样,同时也即新时代里革命新时期的烽火,是农民群众的斗争。因此,在印度和巴西,我们看到了农民群众磅礴的运动和强大的示威。在印度,超过2.5亿人参加了大罢工,这场运动是印度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农民运动。被压迫民族正在同他们一起战斗,而马里群众沉重打击了所谓欧盟(EU)的帝国主义者。毛主席指出:不管被压迫民族中间参加革命的阶级、党派或个人,是何种的阶级、党派或个人,又不管他们意识着这一点与否,他们主观上了解了这一点与否,只要他们反对帝国主义,他们的革命,就成了无产阶级社会主义世界革命的一部分,他们就成了无产阶级社会主义世界革命的同盟军。” (毛泽东《新民主主义论》)。但即便是在帝国主义国家,被压迫民族也在造反,在斗争。因此,爱尔兰继续呼吁民族团结和结束占领,在科西嘉,成千上万人民再次走上街头,反抗法国的阶级司法裁决。因此,我们看到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主力军正越来越坚决地投入到斗争中来,而他们的领导力量,无产阶级,显然正在迈入一个新的、伟大的阶级斗争螺旋。无产阶级为其日常利益而进行的斗争发展得愈演愈烈、范围越来越广泛,其中的许多斗争正在上升为政治斗争,例如意大利码头工人阻止帝国主义战争物资运抵乌克兰的罢工。各行各业的无产阶级群众正越来越能独立行动起来,越来越能挣脱改良主义的旧桎梏:这是革命主观条件发展的明确标志。

在这种新形势下,无产阶级斗争将要把握一种新的意识,即它那伟大的政治任务,主要是亟待完成的、拖延已久的组建或重建共产党的任务。我们看到,共产主义者正在加倍努力,深深扎根于工人阶级,并尽一切努力与工人阶级一起实现这一飞跃。在所有这些斗争和运动中,在被压迫民族的群众中间,在工农阶级和人民群众中间,印度、菲律宾、土耳其和秘鲁的人民战争为世界无产阶级革命必须要走的道路实现了突破。它们给予了共产主义者信心,发展了共产主义者的乐观情绪,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提供了重要的经验和启发。共产主义者要尽一切可能宣传印度、菲律宾、土耳其和秘鲁人民战争的榜样,世界上存在的武装斗争和其他各种形式的斗争都必须以它们为榜样,支持它们,用这些榜样来发扬无产阶级国际主义。

为了克服长期的危机,资产阶级徒劳地妄图结束所谓“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并正在推行加强国家对经济干预的经济政策,这是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的表现。这是战争准备的法则,帝国主义者正在为新一轮瓜分而准备一场大战。因为老牌的、唯一的霸权主义超级大国美国,必须维护自己的霸主地位,而中国社会帝国主义正在越来越热衷于准备进行重新瓜分的斗争,梦想成为超级大国、夺取世界霸权。俄帝国主义挥舞着老沙皇“大俄罗斯”的旗帜,拼命地寻求维持,亦或视情况而定,重建[苏联]社会帝国主义的半殖民统治和势力范围。这场图谋重新瓜分的斗争在南斯拉夫、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和叙利亚血腥地表现了出来。现在,它正以乌克兰战争表现出一个新阶段。当前对乌克兰的半殖民地殖民地的压迫和剥削的历史可以追溯至在苏联复辟资本主义的修正主义,这必须在[上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苏联社会帝国主义的解体和破产过程中加以理解。

此后,在[上世纪]90年代,乌克兰变成了一个主要附属于俄帝国主义的半殖民地,而扬基帝国主义、德帝国主义等抢夺乌克兰统治权的帝国主义争夺则始于21世纪初,自2014年起,它又随着“迈丹”事件和乌克兰政权更迭为一个有利于扬基帝国主义的政权而进一步加剧。由此,乌克兰从一个在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主要附属于俄帝国主义的半殖民地变为了一个主要附属于美帝国主义的半殖民地,帝国主义者对乌克兰的争夺转入了战争局面。

随着俄罗斯发动帝国主义侵略战争,这场战争进入了一个新阶段。乌克兰局势从根本上表现出两个矛盾:[乌克兰被压迫]民族同帝国主义的矛盾(主要矛盾)和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次要矛盾),三种力量:俄帝国主义侵略者及其在乌克兰内外的盟友,美帝国主义、德国帝国主义(北约)及其乌克兰走狗,其中就包括新纳粹势力以及乌克兰被压迫民族。帝国主义强盗和猎犬的共同点是,他们都想从乌克兰人民身上分一杯羹、掠得一些利益,阻止乌克兰民族的发展,妄图使这个国家完全屈服于他们的利益冲突。乌克兰人民英勇地反抗外国帝国主义的统治,他们正在为一个自决的、自由的乌克兰而战,反对帝国主义的干涉和奴役,反对美国扶植的基辅政变分子,但主要是反对俄罗斯的侵略。

如果能建立起一个民主爱国阵线,把俄帝国主义及其走狗赶出乌克兰,阻止其他帝国主义者打着援助乌克兰的幌子进行的,旨在取代俄帝国主义侵略者,建立自己帝国主义统治的干涉,那么,这场斗争正义的、伟大的目标就一定能实现。除开相互勾结搞阴谋诡计之外,帝国主义者还妄图借着即将发生的核战争的名义,以歇斯底里的方式在群众中间制造混乱。帝国主义者妄图麻痹群众,吸引他们参与其险恶的战争计划。但是,正如毛泽东主席所教导的那样,“原子弹…….一只纸老虎”,共产主义者,特别是在当前,必须坚定不移地坚持要么是革命制止帝国主义战争,要么是帝国主义战争引起革命的原则。共产主义者有责任为制止世界大战而斗争,而只有用革命战争反对帝国主义战争,用革命斗争推翻帝国主义政府及其走狗,才能制止世界大战。毛主席号召我们准备直面帝国主义侵略战争、帝国主义战争、以原子弹为武器的帝国主义世界大战,他号召我们做好一切准备,直面一切可能出现的困难,用人民战争发展革命,这就意味着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乃至文化革命。进行人民战争,我们就能够直面一切的困难,在困难出现的确切时刻得到答案,否则我们将束手无策。进行人民战争,我们将在毛主席设想的1960年代初以来的五十年内外到一百内外把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从地球上扫除。我们毛主义者知道,在当前的世界,在世界历史正在进入的革命新时期中我们必须做什么,我们的任务是什么。

自去年五一以来的这一年,给全世界共产主义者带来了伟大的任务,使得他们面临着重大的挑战。革命的客观条件继续成熟,相应地,革命的主观条件也始终遵照不平衡发展规律在有利地发展着,共产主义者即今天的马克思列宁毛主义者,必须在新形势下承担起摆在他们面前的任务。这包括,特别是在帝国主义国家,把克服小圈子主义作为一项伟大任务,按照重建共产党的任务来锤炼以共产党为领导的[统一]阵线。我们强调自己对毛主席教导的理解,即共产党人和革命者寻求团结,修正主义和机会主义寻求分裂。我们坚持通过讨论和两条路线斗争建立无产阶级的红色团结,并把这项任务理解为共产主义者不仅是在一个国家中,而且是在国际范围内面临的任务。因为我们的任务是让世界无产阶级革命和马克思列宁毛主义的红旗飘扬在全世界无产阶级和人民群众斗争的前头。这就是群众对我们的要求。但为此,我们的队伍必须团结,为此,我们需要团结,需要使得我们能够采取崭新的、更坚定、更高的步骤的团结。共产主义者的团结是如此重要,正因如此,我们必须召开国际毛主义统一大会,因为从现在起,我们要向无产阶级新国际组织进军。这就是我们的要求。我们能够坚定而自信地完成这项任务,因为,显而易见,这是必不可少的,形势迫切需要我们完成这项任务。无产阶级和人民群众以其坚定的意志要求这样做。为此,让我们运用五一的“检阅”,让我们运用无产阶级的动员力量,让我们在这个目标之下团结起来——让我们在毛主义之下团结起来!

五一万岁,高举不可战胜的红旗!

打倒帝国主义战争!人民战争万岁!

毛主义下团结起来!

迈向国际毛主义统一大会

签署者:

秘鲁共产党

巴西共产党(红色派)

厄瓜多尔共产党-红太阳

哥伦比亚共产党(红色派)

红旗委员会-联邦德国

奥地利(毛主义)共产党创建委员会

土耳其共产党/马列主义

[注:土耳其和奥地利共产主义者在分析乌克兰政治局势方面都有一些不同意见。]

毛主义共产党-法国国家

毛主义共产党-西班牙国家

芬兰毛主义委员会

挪威为人民服务-共产主义者同盟

智利共产党红色派

红色浪潮(丹麦)

墨西哥共产党-重建委员会

美国共产党重建委员会